您好!欢迎访问广东秦泰盛智能化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广东秦泰盛全自动口罩机中文站 中文   Qin-tech Mask Machine English Station   English   |  返回首页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全自动口罩机首页 > 口罩机资讯 > 市场上开不起来的口罩机,难道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市场上开不起来的口罩机,难道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一片小小的口罩带动了整条产业链的火爆。而口罩机、熔喷布等作为生产口罩的核心设备和原料,成了疫情期间不少企业疯狂追逐的对象。

然而,疯狂的背后,也是整个行业泥沙俱下的现实。巨大的需求缺口、丰厚的利润空间,加价倒卖、拼装不合格口罩机等乱象,也在一些地方上演。与此伴生的,则有各式各样的陷阱和骗局。

买回口罩机,一场噩梦的开始

成都大邑县的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总裁石先生,至今还在为今年2月份购买的口罩生产线陷入深深的懊恼和无助中。

今年2月上旬,石先生代表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与湖南一家名为湖南博友等离子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李某某取得联系,经协商后决定采购该公司口罩生产设备3台,每台口罩机价值人民币40万元。为了能尽快拿到设备,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还额外支付加急费用10万元,购买这三套口罩生产设备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一共给对方支付了近150万元。

“但是,到了约定日期也没见到设备运来。”石先生说,自己赶紧派专人到该公司所在地,却发现对方工厂根本没有开工,于是开始着急,并反复督促其发货。

口罩机骗局
口罩机骗局

口罩机骗局
口罩机骗局

口罩机骗局

“5天后,从江苏盐城来的货车拉来了设备。”石先生告诉成都电视台神鸟知讯记者记者,但机器不仅陈旧而且设备无任何说明书、质量合格证、保修说明等,并且机器还缺少一些重要的零部件,根本没办法使用。

口罩机
查看大图
口罩机

锈迹斑斑的机器(受访人供图)

后来,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又陆续从德邦、顺丰快递公司收到一些零散的部件,均无具体产品说明。

口罩机

口罩机骗局


由于机器配件不到位,公司为此损失惨重,光机器设备采购加运费就投入150多万,在净化车间改造上又砸进去400多万元,而期间涉及的人工成本也有60多万。

为减少损失,石先生多次与对方微信或电话联系,商讨解决办法,但对方多名工作人员对购买设备的相关事宜打起了“太极”,甚至对石先生提出的疑问答非所问。最后,当石先生再次联系对方时,对方已不再接听他的电话和回复信息了。

“我怀疑,他们售卖口罩机可能是个骗局。”石先生说。

在维权的过程中,石先生发现,从这家公司订购机器的公司不在少数。和四川知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一样,他们收到的机器要么是根本不能投入使用,要么是即使能生产口罩,也和当时承诺的自动化生产设备的描述相差甚远,不仅生产效率非常低,而且达不到医用一次性口罩标准。

同样购买了该公司口罩机的苏州康企明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常胜告诉成都电视台神鸟知讯记者,他花了35万元,之前说向湖南博友等离子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购买了一套生产KN95口罩的生产设备,但是他们却收到的是一台生产手提袋的设备机,没有任何生产说明和生产厂家的名称。直到今天这些所谓口罩机的组装件之后,就一直堆在那里,对方也没有派人过来组装和调试。合同上说的是“一机三用”,而实际上,连一种口罩都没有做出来,现在就是一堆垃圾。

无奈之下,常总派人到湖南株洲炎陵县找到这家公司,但对方却一再推诿和躲避。之后,常总向炎陵县当地相关职能部门和公安机关反映,得到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而福建佰利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则表示,他们订购的机器生产出了口罩,但产量最多每天两千只,机器不是这里卡住就是那里卡住,基本就没有跑顺过,完全不是当时承诺的日产两万只。他们也已向当地市场监管局、公安等机关报案。

鱼龙混杂的口罩机市场

石先生告诉记者,疫情之前,‘一拖二’(由一台本体加两台耳带点焊机组成)的口罩机,市场价是28万元左右,而受疫情影响,价格从28万元一路飙升到85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口罩机市场热闹的背后是不断暴发的矛盾。在供需矛盾之下,口罩机关键零部件断货、调试员稀缺、“中间商”炒作市场、新入局口罩厂技术缺位等问题,都重重打破口罩机市场的供需平衡。

疫情防控期间,一些做自动化设备的厂家纷纷转做口罩设备,除了中石油、五菱汽车、比亚迪、富士康等有一定生产能力的知名企业外,一些完全没有生产经验和能力的小厂也纷纷参合进来。

“没有经验,有的甚至从网上购买回来的资料图纸,就聘请工程师直接按照该图纸进行生产。外形样子有了,但是机器运转的效果并不好。正常‘一拖二’口罩机的产能在每分钟120个的量,而临时生产的口罩机效率就慢了近1倍。”国内一家口罩机设备经营商告诉记者。

该经营商坦言,很多工厂技术不到位,供应链也不到位,不少围绕口罩机的标准件都处于断货状态;有不少没有相关设备生产经验的上游企业,其设计、生产能力没有经过系统的验证,匆匆上马,导致了后期设备交付中,设备的生产调试及稳定性都存在隐患。

由于口罩机安装调试工程复杂,口罩机零部件众多,口罩又是软性材料,稳定性差,设备组装完后,还有很多技术参数需要调整,必须要将机器调整至较优的状态,而这都是一些新入局生产商事先没有考虑到的问题。

一些初入行者匆忙出厂的口罩机本身具有不稳定性,导致很多口罩机都无法正常生产,“开不起来的口罩机”成了行业常态。

“这个时候,有能力交付整机的供应商,已经能称得上‘良心企业’。有些厂家交付一堆零件,叫客户回去自己组装;有的甚至只在网上下载了图纸,就对外宣称自己有能力制造口罩机,开始收取订金了。”该经营商告诉成都电视台神鸟知讯记者。

口罩机诈骗,绝非个案

不久前,常州警方破获一起口罩机非法经营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捣毁拼装口罩机窝点1处。

4月27日,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焦溪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有来自山东、广东、安徽等地的5家口罩机买主来到辖区一家口罩机卖家企业讨要说法。这些买家纷纷向民警诉苦:十多天前,他们以每台36万元的高价购买了黄某等人的口罩机,然而,机器买回去却并不能正常生产。

焦溪派出所民警在调处过程中发现,这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买卖口罩机纠纷,民警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贩卖口罩机的黄某等人以高价出售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口罩机。

4月28日,民警将黄氏兄弟以及方某等3名嫌疑人抓获。经审查,3名嫌疑人原本都是做家装的,看到生产口罩利润巨大,他们于3月底在天宁区郑陆镇开始合伙倒卖口罩机,以两倍成本的价格卖给多个客户。随着3人销售能力的提高,黄某等人不再满足于简单地倒卖口罩机成品。

“利润比较大,于是他们实地去参观了口罩机厂家,参观工艺流程,觉得可以选购零配件,自己组装口罩机再生产,从中赚取高额价格差。”天宁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高山介绍说。

常州市公安机关认为,黄某等人其行为已经构成在防疫期间以明显高于成本价的价格倒卖防疫物资口罩机,对社会市场生产秩序造成严重的后果。

在一些法律界人士看来,疫情暴发后,一些公司和个人劣质口罩机的销售手法和常州这起案件可能如出一辙。这类案件往往涉及受害商家多,销售金额高。其虚假宣传、扰乱市场秩序、牟取暴利等做法,可能会涉嫌诈骗、非法经营、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等刑事犯罪,应引起相关机关的重视,具体涉嫌罪名应以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判为准。

眼见口罩机市场的乱象,石先生着急上火。因为对方的延迟发货以及口罩机不能生产,使得企业的投入都打了水漂。早在2月份,该公司已经向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当地的市场监督部门以及公安部门报案了,但是直至今日,仍未得到满意的回复。


(内容转载自网络,侵删))


上一篇:头带式n95折叠口罩机为什么现在那么受外国人欢迎? 下一篇:“战疫”中的广东“国企速度”: 30天造出100台口罩机

相关文章

技术文章